语言入口:简体中文 | English | 北亚博客
 
    
 
北亚Linux数据恢复

首席工程师:张宇

手机:18600440055

座机:4006505646-801

传真:4006505646-809

Email:zy@datahf.ne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永丰基地丰慧中路7号新材料创业大厦B座205室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正文
新闻中心

存储大鳄EMC:借有利地位干掉其它巨头

        EMC在变。这家全球最大的存储公司变得比以前更为高调,它正在试图从存储设备里跳出来,以一种先行者的姿态,宣讲IT未来的大趋势。

  从“私有云”,到“大数据”(BigData),虽然这些都不是EMC第一个提出的概念,但却是它最早引领了这些技术潮流。

  存储,一直是EMC这家公司的立身之本,它打败了IBM、HP等公司的存储部门,但现在它需要和这些IT巨头全面开战了。从规模上看,EMC还和它的对手相距甚远:其目前的年销售额为200亿美元左右,还不到IBM的1/4,惠普的1/5。

  在乔·图斯(JosephM.Tucci)执掌EMC的十年间,通过不断地并购,EMC不仅在存储企业中名列第一,同时在虚拟化、备份市场也是全球第一。

  现在,左手“云计算”,右手“大数据”,EMC已经处于下一轮技术浪潮的中心。不过,最终会被其他的大鳄吃掉,还是它能抓住目前的有利地位,成长为另一个IT巨头,才是令人好奇的问题。

  这个艰巨的任务很有可能要落到帕特·基辛格(PatGelsinger)身上了。不过,他正是为了更大挑战而来的。基辛格2009年加入EMC,他从英特尔跳槽过来做COO的第一天起,人们似乎就认定他是公司下一任CEO的人选。图斯也在今年6月再次重申,明年后会隐退。

  他是英特尔首位CTO,32岁就成为公司最年轻副总裁,在英特尔干了整整30年。基辛格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我要完成的事,我的目标,包括成为公司总裁。”基辛格在传记《平衡的智慧》中曾这么说。

  “我们期待着你头衔上的变化。”专访后,《英才》记者和基辛格开玩笑,他会意地一笑:“我也一样”。

  大鳄之一

  40多岁时,图斯成为王安电脑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曾经的500强公司,却因为连年亏损,申请了破产保护。在图斯的带领下,王安电脑通过并购成功实现了转型,从一家计算机制造商发展成为网络技术服务和解决方案供应商。

  十年前,图斯成为EMC的首席执行官,但仅仅几个月后,EMC就从当时互联网泡沫的顶峰摔下来,2000年其销售收入为89亿美元,到2002年仅为54亿美元,股价更为惊人地从100美元跌到4美元。

  在将EMC从悬崖边拉回来后,图斯再次举起并购的利剑。这家专注于存储的公司被视为上世纪90年代最成功的硬件公司之一,图斯却希望使EMC“由硬变软”。

  “我们希望帮助客户解决信息方面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存储上的。”早在五年前,图斯就曾这样说。当时人们讨论的是在硬件之外EMC是否能赚到钱。如今,EMC收入中只有55%还来自于硬件,其他的则是15%的服务,30%的软件。

  “并购”显然是图斯最擅长的,与另一个“并购狂人”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相比,他们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图斯低调甚至有些拘谨,而埃里森却是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儿。

  一些人认为,图斯的这种低调“范儿”使外界低估了EMC的转变。但是打开过去十年EMC并购公司的名单,你就会知道,图斯在“捕捉猎物”上的敏锐性与尖利程度远比看上去厉害很多。

  2003年至今,EMC已经收购了超过50家公司。其中,Vmware是其最成功的一役。2003年,当EMC以6.25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一家软件开发商VMware时,人们不仅普遍的对这家公司不太熟悉,而且也不知道EMC要干什么。七年之后,VMware专注的虚拟化技术成为实现云计算的基石,它也以超过八成的市场份额成为该领域的全球老大。

  环顾四周,当年与EMC同在存储领域里竞争的对手们已经所剩无几,他们纷纷成为别人囊中之物。曾有传闻,甲骨文、IBM等要收购EMC,基辛格告诉《英才》记者,“EMC的规模已经很大,我们手里有100亿美元现金,市值达到600亿美元,很难被轻易吞掉,我们也是‘大鳄’之一。”

  重新定位

  如果说,EMC这家曾经的硬件公司,不仅没在凶险的丛林里被吃掉,而且成为一个嗜血的猛兽。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当那些体积更为庞大的对手发现了威胁,如何再一次生存而且壮大起来?

  “EMC现在确实处于转型期,我们正在重新定位自己。”基辛格说,“过去的EMC和未来的EMC将是两家完全不同的企业。”

  基辛格称,EMC目前有75%的销售额来自存储业务,该公司希望通过并购来实现收入多元化,并重点发展能够处理海量数据的工具和服务。

  在基辛格加盟后,EMC又在2010年连续收购了数据仓库软件厂商Greenplum和集群NAS厂商Isolin。今年,还将斥资30亿美元用于收购,基辛格明确告诉《英才》记者,大数据将成为未来EMC的收购重点。

  现在有两大流派,一是以EMC为代表的企业存储派,采用集群NAS。被EMC收购的Isolin正是这个市场做得最早,目前也最为领先的厂商。

  另一大流派则是由谷歌,亚马逊所代表的大数据处理方式,他们用相对低端的存储,依靠整个系统的容错能力、分布式来提高可靠性。

  国外有一家媒体曾经打了个比方来形容这种处理同一问题的不同思路。他们都从三楼往一楼扔鸡蛋,需要保证有30个鸡蛋掉在地上完好无损。EMC的做法是给鸡蛋做严密的包装,扔出31个鸡蛋就有30个是好的;另一种做法是,鸡蛋只进行简单包装,扔下100个鸡蛋,其中会有30个好的。

  也就是说一种是在企业存储本身的设施上需要多花钱,另一种需要损耗大,人力成本较高。“EMC在大数据的存储上目前位列第一,但它的这条路能否成功,现在还很难说。”CBSi企业解决方案中心首席分析师张广彬说。

  结盟作战

  EMC两年前联合思科、VMware成立虚拟计算环境(VCE)联盟,主推统一计算平台。EMC提供存储,思科提供服务器和网络,这样硬件的三要素再加上Vmware的虚拟化,可以给客户提供全套的服务。

  IBM、惠普则倾向于自己做一个VCE联盟这样的东西。尤其是对惠普来说,服务器、网络、存储都有,唯一缺的虚拟化可以和外部进行合作。

  如果IBM和惠普全面发力,在云计算及大数据市场的竞争格局将会怎样?不过,对这两家IT巨头的问题在于,云计算和大数据市场何时才会真正爆发?

  “其实,集群NAS厂商Isolin,是比较符合服务器厂商来做的,如果EMC没有收购,IBM、惠普、戴尔等现在很可能会去收。”张广彬说,从前瞻性上来说,EMC称得上过去十年在并购方面最为成功的IT公司。

  当被问到,在云计算这场比赛中EMC处于什么位置时,基辛格非常清醒,“与原来的竞争对手相比,我们远远领先;作为数据中心技术供应商,我们和IBM、惠普的差距不大;在公共云方面,与谷歌、亚马逊竞争,形势就有点不明朗了。”

  总体来说,EMC手上摸到的牌不错,但要赢得最终的胜利,却不是容易的事情。

 

上一篇:百年IBM的存储新革命:相变存储装置
下一篇:IBM瞄准中小客户,进一步打造“大机”生态链
JFS文件系统简介
XFS文件系统简介
Reiserfs文件系统简介
EXT3文件系统简介
常见Linux文件系统简介
GRUB简介与配置
LILO的使用和配置
Linux单用户模式维护系统
引导加载程序简介
重置Linux用户口令
  版权所有@北京北亚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39053号    
  总部电话:(010)82488636  中国·北京·海淀区中关村E世界C座8层879室               站点地图   联系我们  RSS阅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