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入口:简体中文 | English | 北亚博客
 
    
 
北亚Linux数据恢复

首席工程师:张宇

手机:18600440055

座机:4006505646-801

传真:4006505646-809

Email:zy@datahf.ne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永丰基地丰慧中路7号新材料创业大厦B座205室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正文
新闻中心

疑为微软火中取栗 SCO曾震撼Linux阵营

“SCO在言语上变得越来越好斗,还拒绝展示有关诉讼的任何证据,一切都似乎在表明,SCO只不过是在拉虎皮做大旗地狂言乱语。但是,微软决不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利用这些狂言乱语的好机会。”2003年,《向Linux发起“恐惧战”?》的作者布鲁斯·佩伦斯(Bruce Perens)这样评价SCO。

2003年3月,自称Unix操作系统的拥有者SCO向IBM提出了赔偿金为10亿美元的起诉,因为SCO认为IBM在开放源代码的Linux中泄露了其商业秘密。

2003年5月15日,SCO发信给全球约1500家大型企业,警告这些企业如果再使用Linux,他们将承担法律责任。

那么,Unix与Linux,SCO与IBM、微软,到底是怎样纠结在一起的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风起Unix

“你写的系统太差劲,干脆就叫Unics算了。”上个世纪60年代末的一天,贝尔实验室的布赖恩·柯尼翰(Brian Kernighan)对同事肯·汤普生这样说。

在英文里,Unics发音与Eunuchs(太监)一样。肯·汤普生接受同事的嘲弄,并在稍作修改后,把自己研发的系统叫做Unix。


上个世纪60年代的计算机虽然已不再是庞然大物了,但体积仍然不小,操作这些又慢、又笨的家伙需要专业的计算机程序员。为了提高效率,用户急需新系统。在这种背景下,贝尔实验室的肯·汤普生和丹尼斯·利奇研发了Unix操作系统。此时,乔布斯和盖茨还在中学里搞恶作剧,PC和它配套的微软操作系统在10年后才初露端倪。

Unix的两位创始人和贝尔实验室都没把Unix太当回事,起初只是在内部使用,没有积极推销。后来大学、研究机构可以免费使用Unix,而且还可以得到源代码,因此Unix源代码被广为扩散。这段时间它没有像后来的商业软件那样急功近利,并留下一堆窟窿和补丁。Unix在诞生后的10年里“养在深闺人未识”,在实验室被充分使用和论证,这也是后来它一度在对稳定性、安全性要求较高的企业级客户中得到推崇的主要原因。

到了1980年,Unix开始走出实验室,蔓延到大学与研究机构,还有数以千计的技术高手想把Unix装在家里的机器上。

此时,后知后觉的贝尔实验室开始认识到Unix的价值,但由于源代码早已外散,贝尔实验室无法将其归集起来进行精细的商业开发,于是干脆采取对外授权的模式,研究机构可以免费使用,企业要使用则需交授权费。当时有多家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获得了授权,并开始了各自不同的版本演进之路。

贝尔的一位高级主管曾说:“Unix是继晶体管以后的第二个最重要的发明。”

1993年,拥有贝尔实验室的AT&T将其拥有的Unix资产卖给Novell。此时的IBM、DEC、HP和Sun因为早年得到授权,继续进行着各自的Unix版本研发。

1995年,Novell将Unix资产卖给SCO。和两年前AT&T把Unix卖给Novell时Novell一次付清购买资金的情况有所不同,SCO当时没有足够的现金一次付清,因此Novell初期只是把Unix的源代码及其他数据交给SCO,而在协议中对Unix著作权的归属存在语焉不详和模棱两可的地方。在那个时代的许多软件合作协议在今天看来都是含混不清的。

花了钱的SCO认为自己是Unix的正宗传人,而Novell当时已视Unix为鸡肋,并没有异议。而且此时SCO的声音不大,SCO也没有对别的获得过Unix授权厂商置喙,于是大家进入了一个相安无事的阶段。

微软的进进出出

微软与Unix的关系源远流长,并对SCO的演变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

1979年,微软也从AT&T获得授权,为英特尔处理器开发一种Unix操作系统。由于微软购买的授权无法直接让该操作系统以“Unix”为名,于是命名该系统为Xenix。Xenix可用在个人电脑及微型计算机上。

微软并不直接把Xenix销售给终端客户,而是以OEM的形式授权给英特尔、Tandy、施乐及SCO。

由于微软需要从AT&T获得授权,因而对微软来说Xenix是一个自己难以把握其未来发展命运的操作系统,而且竞争对手拥有众多版本不同的相关软件在搅乱这个市场。因此,盖茨在寻找机会退出这个领域。当微软和IBM达成开发OS/2操作系统的协议后,盖茨便失去了推广Xenix的兴趣。史料揭示,微软当时脚踩两条船,除和IBM联手开发OS/2操作系统外,微软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Windows3.0系统的研发。微软不可能在三条线上同时投入精力,断然舍弃了Xenix操作系统。


1987年,微软与SCO达成了一项协议,前者以持有后者股票25%的条件转让了Xenix的所有权。有趣的是,微软内部依旧在使用Xenix。有资料显示,他们一直用到1992年。

从微软接盘Xenix的SCO,将这种操作系统以最快速度移植到386电脑。Xenix成为首款支持英特尔386芯片的操作系统,占领了市场的先机。

当时小型机加五花八门的Unix操作系统主导着高端的企业级用户市场,其中的代表厂商是IBM、DEC、惠普、Sun、SGI等;英特尔芯片加微软操作系统,正在全面控制个人电脑市场,其中的代表厂商包括康柏、AST、佰德等。小型机加Unix操作系统的阵营鄙视英特尔芯片加微软操作系统形成的Wintel联盟,认为它们简陋;而后者则认为前者老化、顽固。

SCO此时扮演的角色有点像蝙蝠,非鸟非兽,其运营模式是英特尔芯片加Unix操作系统,在两大阵营间徘徊。随着装有英特尔芯片电脑的攻城略地,SCO也跟着分得了一杯羹。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有媒体称Xenix“可能是传播最广的Unix操作系统”。

SCO进入了其发展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当然在这段时间,Unix的发展也进入了黄金期。1984年9月,《财富》杂志称,全球范围内750所大学80%的计算机领域教授都是Unix的用户,因此当时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都接触过Unix,而他们毕业后成为IT骨干。

而,Unix有个致命的缺陷:从来就没有通用版存在。由于早期混乱的授权,五花八门、不同版本的Unix遍地开花,所以为其中一个版本写的应用程序,常常要修改后才能运用到另一个上。这对于专业的程序员来说也许不是太大问题,但对技术实力较弱的用户来说,则平添了许多困难。

从Unix脱身而出的盖茨深知其支离破碎所带来的问题。他抛弃了Unix,但他可没打算抛弃这块广阔的市场,而且SCO的成功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刺激。

于是盖茨下令打造一款“可移植的”的操作系统——“Unix杀手”。这就是微软的Windows NT,包括SCO在内的Unix阵营将感受到它带来的巨大压力。

强悍对手逆袭

定下“Unix杀手”计划后,盖茨准备组织一个团队来完成这项计划。“我太想要一个可移植的操作系统了。”盖茨说,“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应该组成团队,而在于何时能组成团队去开发它。”

机会来了,DEC的天才工程师大卫·卡特勒因在公司坐冷板凳而萌生去意。盖茨亲自拜会卡特勒。初次见面,卡特勒就给盖茨一个下马威。他直言不讳地称微软的代码“写得很烂”,当时微软深以为傲并捧在手心的DOS在卡特勒的眼里只是一个玩具。卡特勒说,只有自己才有能力开发出一个面向未来的、能进行网络管理的、具有高可靠性的、强大的操作系统。

此时的盖茨早已走过创业期,拥有海量的财富与强大的权利,耳边响起的都是“软件神童”的悦耳之音。不过,卡特勒的刺耳之音和轻蔑态度反而坚定了盖茨聘请卡特勒的决心。

盖茨尽可能地满足卡特勒的要求,有些要求甚至已经打破微软的惯例。譬如卡特勒不要微软原来的工程师加入他的团队,他把自己在DEC工作时的团队带了过来,团队中有些成员是硬件工程师。

盖茨识才的眼光和用人不疑的态度,最终得到了丰厚的回报。1993年,Windows NT完美亮相,成为微软撬动Unix市场的一把利器。

在包括SCO在内的Unix阵营开足马力贬低Windows NT的同时,Windows NT在高端市场上大步前进。SCO公司则开始走下坡路。


在微软与Unix阵营的对手进行车轮战的同时,一股新的力量在生成并强大起来,左右了战局的发展方向。这就是Linux。

起初盖茨认为Linux无足轻重。但大量用户不那么认为,他们向Linux投去青睐的目光。Linux公开授权,允许用户销售、拷贝并且改动程序,但要求修改后的代码也免费公开。这些举措成了Linux蔓延的强大推力,并给微软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Linux与微软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它的存在使用户在与微软谈判时有了选择的余地和讨价还价的筹码。有媒体报道,2003年初英国政府的Windows许可证协议须续约时,他们告诉微软,其服务器操作系统正准备改用Linux,不再采用Windows。微软在听到这些话后,不得不做出妥协,降低合同价格。大量大型用户纷纷效尤。

Linux的存在还给了对微软一直心存敌意的对手们一把雪耻的利刃,其中包括IBM、Oracle和Sun等业界大鳄,它们纷纷表示扶持Linux,向陷住微软战靴的Linux泥潭灌进去更多的水。

微软一度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但随着Linux的发展,战局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受到Linux蚕食的是Unix,而不是Windows。”盖茨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我们确实在与Linux竞争,但转换到Linux的Unix市场是相当可观的。Windows和Linux将共同主导市场。”

市场分析机构Gartner也宣称,Linux和开放源代码会继续发展,但它们所掠夺的是Unix而不是微软的领地。

Unix操作系统的价格比微软产品的更高,市场份额更少,受到Linux的冲击更大,靠Unix吃饭的SCO对此感同身受。一位Linux厂商技术总监曾放话:“SCO Unix的生命周期已结束,系统移植是必然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击。进入21世纪后,日渐式微的SCO开始策划一出震惊IT业界的大戏。

旷日持久的车轮诉讼大战

“在过去的18个月内,我们发现IBM把一些极其高端的企业运算技术的源代码公开了。其中部分看上去与我们拥有知识产权的技术非常相似,违反了我们与IBM之间的协议。他们单方面公开了源代码。他们的行为破坏了我们之间不公开这部分技术的协议。我们有证据表明部分代码是逐字的抄袭。”2003年5月21日,SCO CEO达尔·麦克布莱德(Darl McBride)这样说。

2003年3月,SCO向IBM提出诉讼,控告IBM的Linux破坏了双方之前签订的软件代码授权协议,声称IBM免费散发了共有知识产权的代码,把一些Unix的代码改头换面后加入Linux产品中,要求IBM向SCO赔偿10亿美元。


这在Linux阵营炸开了锅。他们认为SCO此举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最终目标是Linux阵营。起初,SCO CEO麦克布莱德说SCO的矛头只指向IBM,因为IBM和SCO还在合作时,“IBM的一位经理带头站出来支持Linux,并说‘我们正在将AIX技术移植到Linux,而且我们将消灭Unix。’”作为Unix的“正宗传人”,SCO只能反击。

然而,微软的参与让这个局面变得混乱起来。5月20日,在起诉IBM后,SCO集团宣布,向微软公司发放Unix技术许可,其中包括专利权和源代码。此项交易确保微软的知识产权遵从Microsoft解决方案,并更好地确保微软与Unix和Unix服务的兼容性。就是说,微软花钱购买了SCO的Unix技术许可权,并承认了SCO的Unix合法传人的地位。

Bruce Perens称:“对于微软来说,购买SCO的源代码授权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花钱购买SCO公司的授权,只不过是对一种‘行贿’行为的粉饰,顺便还对Linux未来的用户进行恫吓。可谓一石双鸟!很难想象微软的前对手SCO能为比尔·盖茨冲锋陷阵,但是微软的钱改变了一切。”

Linux阵营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微软此举强化了SCO的Unix“权威地位”,增强了SCO挑战IBM的决心。一旦拿下IBM,SCO就打开了一个收钱的口袋,其他推行Linux的厂商只有乖乖纳贡。而且使用Linux的商业用户也面临着SCO追索授权费的危机,更多潜在用户会对Linux望而生畏。这非常符合一直以来微软针对Linux用户实施的心理战战术,让用户在恐惧、不确定、怀疑的状态下对Linux敬而远之。

2004年初,麦克布莱德警告说,一些大公司可能由于使用Linux计算机操作系统而面临诉讼,它们的行为已受到调查,其中包括英国石油、西门子和富士通。在评论英国石油使用该软件的情况时,他说“这些人显然逃不脱干系”。

SCO的诉讼风暴席卷全球,Linux阵营的厂商和大型用户人人自危。Linux阵营开始对SCO进行了口诛笔伐。与此同时,SCO对IBM的诉讼却慢慢占了上风。

借着SCO对Linux阵营的压力,2004年11月,微软CEO斯蒂夫·鲍尔默在新加坡举行的一个高级别政府论坛上表示,Linux侵犯了至少228项专利,不过他并没有明确表示侵犯了哪些专利。他说:“对于那些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国家而言,使用Linux就意味着有一天有人过来向你收取专利费。”

2005年1月,美国法院判决IBM交出20亿行的程序代码给SCO,SCO股价在判决确立后,暴涨20%。

这时SCO似乎可以动手打开巨大的钱袋子了,然而风云又变,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Novell站了出来,称自己才是Unix版权的合法拥有者,因为Novell当年没有把Unix版权卖给SCO,SCO也只是个授权使用者,并且要SCO把从微软和Sun公司收到的授权许可费给吐出来。

于是,SCO又和Novell公司干上了,开始了在法庭上互有胜负的对峙。

树敌过多引起的破产

“SCO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树敌过多。”就职于嵌入式Linux厂商MontaVista的温伯格(Weinberg)这样表示。

连年诉讼耗尽了SCO的人力、物力和财力,SCO也没有把重心放在业务上。不过话又说回来,其Unix业务已日薄西山,没什么好继续开展的了。

2007年12月27日,财力耗尽的SCO正式被纳斯达克摘牌。此前SCO已经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2007年8月,美国犹他州地方法院一名法官裁定,Unix操作系统的版权归属于Novell,而不是SCO。这意味着SCO需要向Novell支付数百万美元的赔偿,因此它在与IBM进行的法律大战中将失去胜算。

随后几年,处于破产保护状态中的SCO挣扎着继续与Novell在法庭对峙,但两家没落公司间的较量渐渐淡出主流媒体的视野。


记者手记

投掷“博浪椎”的阳谋

“君不闻秦庭匕首博浪椎,报燕报韩知是谁?”语出周亮才《侠士行》。其中的博浪椎典故讲的是:秦朝一个力士做出一个120斤重的铁椎,趁秦始皇东游,狙击秦始皇于博浪沙,成为惊天一击。

2003年3月,SCO公司对IBM提出10亿美元赔偿的诉讼,也震惊天下,被世人视为SCO对IBM及Linux的狙杀。

当年SCO因Unix市场的衰落而举步维艰,审视家底后发现多年前留下的这份Unix衣钵继承书。Sun比较痛快地支付了授权费,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SCO当年从Novell购得这份遗产的合法性。

底气充盈的SCO开始通过起诉在IT业界举足轻重的IBM进行战术突破。这很鲁莽吗?有一些,但不尽然。SCO应该明白挑战IBM的艰难,懂得其诉讼成本之高昂,但对于SCO来说,拿下IBM,就完成了毕其功于一役的博浪之击。

SCO开价10亿美元,与之前从微软、Sun获得的数千万美元授权费相比,无疑为“张开了血盆大口”。这可以看作是一只秋膘不足的熊向大象发起的撕咬。如果SCO再低调一点,向IBM索要数额较少的授权费用,很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标,成为一家靠专利遗产活着的小型公司,然后在缺钱时再向财富500强之类的公司收点授权费用,SCO还是可以过下去的。

SCO与IBM的这场战役规模太大,引起了世人的广泛关注,暴露了SCO下一步图谋把控Linux市场的战略构想。

让人不解的是,SCO在与IBM苦战的同时,发信给全球约1500家大型企业,警告这些企业如果他们使用Linux将承担法律责任。SCO这就把自己的战略意图彻底昭告天下了,结果除了义愤填膺的Linux非营利性组织奋力反击外,Linux获利集团也开始加入了对SCO的围剿。

按说,SCO手上还是有筹码的,不然它也不会数度从法庭上得到有利于自己的判决,不仅是对IBM的诉讼,还包括对Novell的诉讼。

至于说当年SCO的“Unix遗产”继承合同有缺陷,那实在不是此次车轮诉讼成败的关键。纵观软件史,几份影响产业格局的软件合作合同,都留下了不同解读的空间。即使在今天,由庞大的律师团坐镇,要签订一个滴水不漏的软件合作合同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任务。

SCO最后功亏一篑,是因为它要挑战的利益集团强悍而又广泛,其资源无法支撑这样庞大的战役,而且其战术动作丝毫不讲隐蔽性,无任何技巧可言,基本上属于蛮干。

上一篇:李艾科制定惠普最大战略赌注 挑战IBM甲骨文
下一篇:戴尔表示未打算退出PC业务 不走IBM惠普老路
JFS文件系统简介
XFS文件系统简介
Reiserfs文件系统简介
EXT3文件系统简介
常见Linux文件系统简介
GRUB简介与配置
LILO的使用和配置
Linux单用户模式维护系统
引导加载程序简介
重置Linux用户口令
  版权所有@北京北亚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39053号    
  总部电话:(010)82488636  中国·北京·海淀区中关村E世界C座8层879室               站点地图   联系我们  RSS阅读
O